针灸治疗视神经萎缩的临床研究

 视神经萎缩(optic atrophy)指任何疾病引起视网膜节细胞及其轴突发生的疾病,一般为发生于视网膜至外侧膝状体之间的神经节细胞轴突变性[1]。其主要临床表现为视盘颜色变白及视功能的损伤,是一种严重影响视力并且致盲率较高的慢性眼病。现临床上常见的致病原因主要为视网膜以及视神经的炎症、退变,遗传,外伤,颅内或眶内的占位性病变所导致的压迫,其他原因所致的视乳头水肿、青光眼也可以导致本病的发生。目前西医主要采用神经营养剂、维生素、血管扩张剂等药物进行治疗,但目前疗效并非十分显著。中医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采用中药、针灸等方法取得一定疗效。针灸治疗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单纯针灸治疗 
  李小玉[2]通过观察针刺对儿童视神经萎缩的影响,发现针灸治疗视神经萎缩的治疗效果与患者年龄、致病因素、基础视力以及病程长短等有密切联系,并且上述各种因素又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赵宏范[10]在临床使用针灸治疗视神经萎缩患者36例,总有效率为781.3%,提出病程短、疗程长、基础视力相对较好、年龄小的患者,针灸治疗效果较好,恢复也较快。郭红梅等[3]通过针刺眼周穴位联合体针治疗由前部缺血性视神经病变引起的视神经萎缩患者30例后,发现部分患者视力提升但视野并未明显扩大,并且视盘颜色仍然苍白,说明视力与视野以及眼底并无太大关联。刘维红等[4]提出运用“调神通络明目”针法,强调治疗眼病仍需要应用中医的整体观念,治疗视神经萎缩宜从肝、脾、肾三脏入手。尹丽霞等[5]将50例患者随机均分为对照组和实验组,实验后发现观察组有效率为71.1%,对照组有效率为309%,因此得出结论运用局部取穴可以更好地达到疏通经络、调畅气血的功效,尤其是睛明穴与承泣穴在深刺时可以直接刺激视神经,并且达到扩张血管、加快血液流动的功效。徐斯伟等[6]则观察35例将中取法、近取法2种方式对于治疗效果的影响,有效率分别为81.8%、760%。其认为中取法结合了针灸之中远道取穴与局部取穴的优势,其所选用穴位均非位于眼眶内的穴位,大大减少了患者针灸后血肿的风险,建议使用中取法代替近取法。聂翔[17]在临床观察时做出将针刺选穴分为近取、远取、远近结合3种方式而对比其治疗效果的研究,结果发现将主穴和配穴即远近结合选穴的治疗有效率为875%。其认为,局部取穴可以有效地化瘀通络、活血开窍,而配穴合谷、足三里等穴位有通关开窍、调理气血的功能,所以对症选穴,远近配伍可以大大提升治疗效果。 
  陈艳等[7]通过临床使用毫针透刺治疗视神经萎缩患者68例,发现透刺法一针两穴的优势不仅可以减少患者进针的数量,并且其效果较一针一穴的针刺方法较为明显,有效地改善了患者的情况,其总有效率为7647%。孙河[11]在临床观察31例治疗组患者后发现,在常规针刺的选穴中加入窍明穴,其有效率为6667%,高出对照组1.45%。其认为,针刺“窍明穴”能促进视觉中枢功能的活跃以及恢复,同时改善视神经传导功能,减缓或抑制退行性病变,甚至促进损伤的视神经进行自我修复。陈泽秦[9]通过临床观察针灸治疗视神经萎缩患者74例,提出从中医整体脉证归纳分析,该病有虚有实。虚者多是气血亏虚、肝肾不足,实者多为气滞、血瘀等。其治疗多选取明目、开窍、通络的穴位为主,配以通过辨证而选取的补益肝肾、益气养血或疏肝解郁的穴位共奏启闭郁之玄府,发灵明之神光的作用,总有效率为799%。阙冬梅等[8]提倡运用“灵龟八法”配合辨证取穴,观察25例患者临床疗效后,其治疗组总有效率为778%,其指出按时开穴,可以使人体的器官组织功能得到回复,得以充分发挥整体和局部之间的互动作用,从而改善视神经缺血、缺氧,使部分损伤的视神经细胞功能得以恢复。总体说来,针灸作为我国传统的治疗方法,具有成本低、风险小、疗效确切的优点,在临床上更容易被患者接纳。 
  2针灸配合中药治疗 
  同样作为我国传统治疗方式的中医中药,也在视神经萎缩的临床治疗中得到了广泛的运用。罗平等[12]在观察36例视神经萎缩的患者临床疗效时,就采用传统的辨证取穴针刺疗法配合眼科常用中药石斛夜光丸加减。其认为石斛夜光丸具有滋阴补肾、养血生津、疏风清热、平肝泻心等功效,配合针刺治疗有异曲同工之妙。谭清等[33]在针刺中则配合了益视明目胶囊,观察组30例视力提高率为75.1.76%,对照组28例视力提高率仅为561.67%。其依据则是针灸本就是调理气血以达到扶正祛邪,而益视明目胶囊可以滋养肝肾,从而也达到开窍明目的功效,这样局部与全身相结合,一般可以使患者在2个疗程内见效,提升了视神经萎缩的治疗水平,使患者对治疗更加有信心。徐莉[13]也选择采用养目丸或院内制剂散结明目胶囊来配合针灸治疗青光眼术后视神经萎缩患者41例。治疗后患者视野和P-VEP均显著改善,总有效率为70%,并提出对于各种原因造成原发病情稳定的视神经萎缩患者,采用针药结合的方法治疗,坚持2个月以上,均能收获较满意的疗效。阙冬梅[14]针药并用治疗外伤性视神经萎缩,也发现将外伤性视神经萎缩患者分为早、中、后3期,选用不同中药组方,配合灵龟八法开穴配以常规穴位后,疗效显著。 
  3针刺配合穴位注射或复方樟柳碱颞浅动脉旁注射 
  夏清艳[15]采用针灸“四穴八针法”配合颞浅动脉旁注射复方樟柳碱治疗视神经萎缩53例,总有效率为93.1%。提出四穴相合可以共奏益精血、通络开窍明目的功效,而复方樟柳碱通过注射部位颞浅动脉旁皮下的植物神经末梢,得以调整脉络膜的植物神经活动,使其血管活性物质在正常范围内保持稳定,从而改善眼部供血,同时可以减轻循环障碍,在视力的提高和视野的扩大方面都有显著的疗效。吴雪梅[16]通过临床观察患者60例,对照组有效率 (63.33%)明显低于治疗组有效率(8667%),因此指出针刺配合复方樟柳碱颞浅动脉旁注射的治疗效果优于单用复方樟柳碱治疗,其针刺仅选用睛明、球后、风池穴,其认为樟柳碱颞浅动脉旁注射可以改善眼部供血,针刺可以使未发生严重病变的感光组织发生逆性改变有利于视神经细胞功能的恢复。李健[18]在排除脊髓痨性视神经萎缩、晚期梅毒、颅内占位性病变、神经脱髓鞘病变以及有家族遗传性视神经萎缩且发病时间在3月内的患者后,将1.10例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 55例,治疗组加用成都中医药大学提供的视明注射液穴位注射肝俞、肾俞配合针灸治疗,有效率为 855%。提出视神经萎缩的病因主要是脏腑气血不荣于目,主要在于肝、肾,所以穴位注射肝俞、肾俞可以直接滋补肝肾,从而开窍明目,比单纯针灸治疗,效果显著。高志强等[19]也在报道中提出,针灸联合穴位注射肝俞、肾俞疗效明显高于对照组,其27例患者临床治疗总有效率为857%。 4针刺配合神经营养等治疗 
  田永远[20]使用新明通光胶囊随症配伍加减配合针刺新明穴,并进行西医口服维生素、肌苷、腺苷,静滴维脑路通注射液、复方丹参注射液、维生素C注射液及ATP注射液。通过临床观察发现中医辨证与传统西医相结合的观察组(共32例,有效率为8000%),疗效明显高于对照组(20例,有效率为875%),患者不论视力、视野、VEP检查,其视功能均明显改善。闫晓玲[21]在将实验组20例患者分为原发性、继发性视神经萎缩2组后,前者予八珍汤、杞菊地黄汤加减,后者酌加活血化瘀、疏肝解郁的药物,同时予针刺眼周三穴联合风池穴,口服甲钴胺片、维生素、银杏叶制剂等,结合了针刺可以在一定程度修复、改善部分功能未消失的视神经与西药神经营养剂可以营养神经的优势,获得了显著的疗效,有效率为81%。马冰松[22]根据患者全身症状和舌脉象将52例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对照组后,再将实验组26例分为4个证型进行组方加减,配合常规针刺治疗,以及灵光注射液2 mL颞浅动脉旁皮下注射、葛根素静滴,结果显示疗效优于对照组(有效率:观察组为8750%,对照组为63.33%)。其指出葛根素注射液可以改善血流变,改善视乳头的微循环,从而提高疗效。 
  左韬[23]提出醒神明目综合疗法治疗视神经萎缩,其主要将48例患者随机分为综合疗法和西医疗法2组,综合疗法中又分为气血亏虚证、肝肾不足证、肝气郁结证、气滞血瘀证4种证型,针刺采取传统针刺手法加入毫针透刺与头皮针,并将血栓通注射粉针采取直流电导入进行治疗,配以复方樟柳碱注射液太阳穴注射。综合疗法治疗有效率为8571%,高于西医治疗组。其指出血栓注射液采用直流电透入注射部位,二者相互加强作用,作用时间比注射或口服持续时间更长,治疗效果也就相对更明显。张雅林[24]将接受过西医神经营养剂、能量合剂、扩血管药物、促细胞代谢药物治疗后的80例患者,再进行辨证取穴针刺治疗配合当归注射液肝俞、肾俞穴位注射和复方樟柳碱颞浅动脉旁注射,总有效率为786%,其效果优于单纯只接受西医治疗的患者。同时提出血液循环障碍性视神经萎缩、青光眼视神经萎缩,治疗越早效果越好;而肿瘤压迫性、外伤性视神经萎缩,基础视力影响其后期疗效。罗国新[25]也将49例患者分为肝气郁结、气滞血瘀、气血不足、肝肾不足4个证型给予不同中药组方,其针灸治疗也辨证取穴并施以一定的补泻手法,与此同时使用复方樟柳碱注射液患者颞浅动脉旁皮下注射、维生素及鼠神经生长因子肌肉注射,总有效率为8689%,证明中西医结合治疗能有效改善视功能,并提出视神经萎缩一般治疗较为棘手,很多患者久治不愈会产生悲观、焦虑的情绪,需要注意耐心开导,医患配合才能有较好的疗效。 
  刘颖[26]在将患者分为4个证型分别予以中药处方后,予以常规针灸治疗,同时使用维生素、弥可保嘱患者按时口服,配合注射用血塞通(冻干)以及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静滴,67只眼总有效率为746%,疗效确切。其指出血塞通是以三七中提取的有效成分制成的纯中药制剂,具有活血祛瘀、通脉活络的效果。而银杏叶在一定质量浓度范围内,能使视网膜神经细胞线粒体膜电位明显上升。徐明录[27]在中药辨证选方的基础上,同时辨证选穴进行针刺治疗视神经萎缩66例,西医采用复方丹参注射液、肌苷加三磷酸腺苷与辅酶A、胞二磷胆碱配液静滴,当归注射液双侧肝俞、肾俞穴位注射,复方樟柳碱颞浅动脉旁皮下注射,联合中西医各自的优势,使视神经的血供得到改善,提高患者视功能,有效率为873%,取得理想的治疗效果。孙永健[28]选用左归饮加味,辅以辨证选穴针灸治疗,西医选择维生素肌注,ATP、胞二磷胆碱以及COA等能量合剂静滴。其认为针灸治疗视神经萎缩可以发挥显著的效果,配上中药治疗可以更进一步提高临床疗效。所以针药结合对于视神经萎缩的治疗,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方法。刘元真[29]选用自拟补肾明目汤,也是在调补肝肾的基础上,辅以针刺并运用西医神经营养剂同步治疗,遵循中医学整体观念缓解视神经缺血、缺氧,同时联合西药增强视神经的营养支持,加强局部的新陈代谢。对照组与治疗组各48例,有效率对照组为7083%,治疗组为8750%,治疗组疗效明显优于单纯的西医治疗。孙河[30]在临床观察对于外伤性视神经萎缩时,对1.3例患者选用通窍明目一号方,配合电针针刺常规穴位,并给予视神经营养剂,B族维生素,发现患者视力提高明显,且见效快,其中显效为538%,有效为385%。 
  芦伟[31]在治疗时中药以活血化瘀、调补肝肾、通络明目为原则,针刺以局部取穴为主,运用药物直流电离子导入B族维生素,同时用复方樟柳碱颞浅动脉旁皮下注射,治疗时间最短30天,最长270天,42 例 65 只眼总有效率为8462%。故其建议早期视神经萎缩的患者应该尽早使用综合治疗的方式,可以取得更好的疗效。郑宏飞[32]将66名患者随机分为中医综合治疗组、西医治疗组分别为34例与33例。前者总有效率为7647%,后者总有效率为281.3%,所以其认为大部分视神经萎缩的患者如果能早发现并积极采用各种措施治疗,则有可能维持或恢复一定的功能。其在研究中采取辨证论治给予中药处方,针灸以局部取穴为主配合辨证配穴,西药则让患者口服或肌肉注射甲钴胺和维生素B1,同时用复方樟柳碱注射液太阳穴注射、甲钴胺肌肉注射、舒血宁注射液静脉滴注,证明中医综合治疗效果强于西药单纯治疗。 
  5小结 
  通过总结,笔者发现越来越多的研究者选取中西医结合综合治疗视神经萎缩疾病,并且认为治疗效果与患者年龄、致病因素、基础视力以及病程长短等有密切联系,建议患者尽早治疗。中医注重辨证论治,所以不论是中药还是针刺,都需要从辨证论治着手,进行配伍。针刺能够增强视觉中枢的生物电活动,使视神经的细胞新陈代谢与传导功能得到改善,促进局部的血液循环,从而使部分未完全损害的视神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修复。而近年来也研究出很多治疗视神经萎缩的特效穴位,如此一来也可以使临床上选穴更加精炼,尽可能选用最少的穴位发挥最大的功效,减轻患者针灸的不适和心理压力。相信在未来研究的道路上,将各种有效的治疗方法相互结合,使视神经萎缩患者可以得到更加有效、快速的治疗。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8-05 11:27:02
上一篇:前列腺炎的中医内外兼治心得
下一篇:线粒体能量代谢与疾病关联机制的研究进展?
网友评论《针灸治疗视神经萎缩的临床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