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时空性表征

摘 要:本文基于时间性和空间性理论,立足详尽语料分析,探讨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时空性表征。研究发现:首先,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都具备时空性特质;其次,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空间性特质主要表征为其自身的三维性和二维性,其中汉语的空间性略为明显一些;最后,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时间性特质主要表征为可以与具有抽象性和连续性的事物进行搭配。

关键词:满量维度词 表量结构 空间性特质 时间性特质

 

一、引言

汉语属于量词标记型语言,拥有丰富的量词系统;英语属于单复数标记型语言,但其量词的词化意义不够饱满,对英语量词的研究也只停留在国内,国际上很少有学者进行研究(毛智慧,2008:42)。虽然汉语和英语属于两种不同种语言,但是表量结构这一语言现象却为两种语言所共有,用于对名词所代表的事物进行表量(王文斌,毛智慧,2009:48)。比如,“满头大汗”“满天星星”“a bowlful of water”“a roomful of people”等。“满+N”中的“N”通常是某一事物所充塞的具象性比较饱满的空间,一般都表示具体的范围(储泽祥,1996),而像“bowlful,roomful”等英语量词则是由名词加“-ful”后缀派生而来的,邵军航(2016)把这一类量词称为“拟容器名词”,在这里我们将“满+N”和“N-ful”这一类量词统称为“汉英满量维度词”。本文基于时间性和空间性理论,结合美国当代英语语料库(COCA)、北京语言大学语料库(BCC)、语料库在线(www.concorpus.org)、百度、谷歌等搜索引擎,探讨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时空性表征。

二、时空性特质

王文斌(2013,29)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具有空间和时间的规定性,即:在特定时间处于特定的空间,当事物存在于空间当中时,展现的是其运动变化,比如事物的起始、持续和结束;当事物存在于时间当中时,展现的是其大小、数量、聚散、离合和厚薄等特征。换而言之,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具有其相应的时间性和空间性。所谓时间性,就是指具有连续性、抽象性和线性等特征的事物相对运动地存在于特定的时间中。所谓空间性,就是指具有特定维度、形状和大小等特征的事物相对静止地存在于特定的空间中。

三、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类型

邵军航(2016)在Selkirk(1997)、Keizer(2016:109)和Biber et al(1999:247-257)的基础上,将英语表量名词分成了定性度量名词、容器名词、拟容器名词等7大类,其中“-ful”“拟容器名词”类的词根是由容器、非容器器物、建筑空域、人体器官或部位四大名词构成。笔者在搜集语料的过程中发现汉语和英语中还有一部分满量维度词来自自然地理类的名词,比如汉语中的“满天”“满山”等,英语中的“skyful”。因此我们在邵军航的分类基础上将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分为如下5大类:1.容器器物类,如:canful,bucketful,满杯子,满桶等;2.非容器器物类,如:spoonful,forkful,满车,满船等;3.建筑类,如:roomful,houseful,满屋,满室等;4.人体器官类,如:eyeful,handful,满嘴;满头等;5.自然地理类,如:skyful,满天,满山等。

四、“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空间性表征

事物的空间性主要表现为事物的形状和静止状态。在“满+N”和“N-ful”表量结构中,其中的“N”都是具有一定维度属性的事物,在现实世界中占据了一定的空间,具有特定的形状,表现出一定的静态性和离散型,因此具有很强的空间性特征。有的“N”具有长、宽、高的三维属性,有的“N”所代表的事物其二维特征相对较为突显,也用于该表量结构中,对事物进行量化,还有的“N”所代表的事物虽然是三维属性饱满的物体,但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下,在有些语言使用中其三维特征已经弱化,表现为较强的二维特征。

(一)“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三维属性

在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中,其中大部分N都具备三维属性,这一类维度属性名词空间性很强,具有“长、宽、高”的空间特性。刘利锋和毛智慧(2016:156-157)认为汉语和英语可以分别用“A在B里”和“A is in B”结构来判断身体名量词是否具有三维属性,在这里我们也发现,“A在B里”和“A is in B”结构也同样适用于判断汉英满量维度词其他类型的三维属性是否饱满。例如:

(1)他是个面孔铁板、满是皱纹的西班牙老人。被子上有两满锅鹰嘴豆放在他面前。(阿尔贝·加缪《鼠疫》)

(2)0.2平方米有多大?售票员对着满车乘客比划着书本大小。结果乘客怨声四起。(《人民日报》,1993)

(3)每晚,躺床上,他瞪视着满房间涵妮的画像,开始强烈的觉得孤独。(琼瑶《彩云飞》)

(4)他感觉到她的手指贴近他的心脏,这回他的嘴巴里可没有满嘴食物了。(彼得·梅尔《茴香酒店》)

在例(1)中,“满锅”属于容器器物类名词,所以“满锅鹰嘴豆”可以转变为“鹰嘴豆在锅里”;例(2)中的“满车”属于非容器器物类名词,所以“满车乘客”可以变成“乘客在车子里”;例(3)和例(4)中的“满房间”“满嘴”分别属于建筑类、人体器官类名词,依次可以变换为“画像在房间里”和“食物在嘴巴里”。

(5)The man’s round belly shook like a bowlful of jelly.(COCA)

(6)Sophia was silent.A truckful of chickens passed us.(COCA)

(7)I’d be better if there were a roomful of people behind you on this.(COCA)

(8)The adult then swims around for days with a mouthful of eggs until the young fish hatch and ride oft’ on the currents.(COCA)

例(5)“bowlful”中的“bowel”属于容器器物类名词,“a bowlful of jelly”可以转化为“jelly is in the bowl”;例(6)“truckful”中的“truck”属于非容器器物类名词,“a truckful of chickens”可以换成“chickens are in the truck”;同理,例(7)和例(8)中的“roomful”和“mouthful”,分别属于建筑类和人体器官类名词,可以依次变为“people are in the room”和“eggs are in the mouth”。

(二)“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二维属性

在“满+N”和“N-ful”表量结构中,有一部分满量维度词的N具有二维盛器的特征,而这一类满量维度词大致都具有表“平面”的意思,并且可以向四面无限延伸,另一部分满量维度词表量结构中的N随着历史的变迁,其三维属性慢慢弱化,表现出较强的二维属性特征,其特点是沾染或者是粘附在物体的表面。刘利锋和毛智慧(2016,156)指出,汉语身体名量词可以用“A在B上”来判断是否具有二维属性;英语则可以用“A is on B”来表述。在这里我们发现,这个结构不仅仅适用于人体器官类名词,同时还适用于非容器器物类、建筑类和自然地理类二维名词。如:

(9)孟怡林咬着雪茄的手震动了一下,洒落满桌面烟灰。(蓝雁沙《亲亲小太阳》)

(10)俞小姐所谓要公开的事情,就是被她在“易初莲花”内偷拍到的满墙照片。(《都市快讯》2003年6月12日)

(11)他闭着眼睛,就象看见满天星星一样。(李晓明《平原枪声》)

(12)一个肥胖的列车员满头大汗地钻进钻出,两撇小胡子象大侦探波洛。(舒婷《在开往巴黎的夜车上》)

在例(9)中,“满桌面烟灰”可以转换为“烟灰在桌面上”;例(10)~例(12)可以依次更换为“照片在墙上”“星星在天上”和“汗珠在头上”。例(12)中的“满头大汗”,人们会很自然地理解为是头上布满了汗珠,而不是头里布满了汗珠,此时,汉语“头”的三维属性减弱,表现为较强的二维特征。

(13)A screenful of words flashed on a blue backguard.(COCA)

(14)I’ve got a wallful of books in there on ancient writing,ancient mythology,ancient everything.(COCA)

(15)When Huck and the runaway slave Jim got onto the river,they lit cigars—and ignited a skyful of stars.(COCA)

(16)I had a headful of thick,lustrous,healthy hair.(COCA)

例(13)中的“a screenful of words”可以换为“words on the screen”;例(14)中的“a wallful of books”可以调换为“books on the wall”。例(15)中的“a skyful of stars”可以变更为“stars on the sky”。例(16)“a headful of hair”可以调整为“hair on the head”。在例(16)中,“hair”牢牢地粘附在“head”的表面,而不是在内部,所以此时英语的“head”的三维性减弱,二维性增强。我们还发现,在第五类自然地理类名词中,汉语满量维度词“满+N”出现的频率要远远高于英语满量维度词“N-ful”,且很多自然地理名词都可以被当作二维盛器用于这一表量结构,如“满江、满河、满湖、满海、满山、满田、满岛”等。英语中我们只发现“skyful”这一个单词。因此,我们认为这恰恰说明汉语的空间性略强于英语。同时,在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中,具有二维属性的满量维度词呈现出一种静态的特征,如“满墙照片”,这使人联想到在墙上挂满了照片,照片在墙壁上是呈静止状态的,而不是运动的状态。

五、“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时间性表征

事物的时间性主要表现为事物的运动和变化。“满+N”和“N-ful”表量结构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其空间性特征明显,但是当满量维度词用于修饰一些具有连续性、抽象性的名词时,这一表量结构的时间性就得到了突显,所以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时间性主要通过与其搭配的名词的连续性和抽象性而得以表征。

(一)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连续性

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中存在不少借用汉英满量维度词来对连续性事物进行表征的现象。所谓连续性,主要体现在事物处在一定的空间中,它的边界与形状不明确,成模糊的状态,也可以指事物内部本身存在着不稳定性,比如一些与光、水、尘土、气体等有关的物质名词,其特征表现为“形状不具体、状态不稳定、边界不明确”(毛智慧,许鸿敏,2016:68)。例如:

(17)满街阳光;满头大汗;满室烟味;满脸灰尘;满手面粉;满天阴云;满眼沙子;

(18)a capful of moonlight,a bottleful of water,a lungful of air,a handful of dust,a spoonful of powder,a shovelful of snow,a bucketful of rocks.

沈家煊(1995,367)认为,事物在空间中有“有界”和“无界”之分,比如一张桌子要占据一定的空间,而且有一定的边界,椅子是一个“个体”,这是有界事物,同理,水、气体等也要占据一定的空间,但是水和气体的形状不固定,状态也不稳定,它们不是“个体”,是无界的事物。因此,当汉英满量维度词与具有连续性的事物搭配时,能够起到确定事物的形状与边界,稳定事物状态的作用。在例(17)和例(18)中,汉英满量维度词所修饰的分别是与“光”“水”“气体”“灰尘”“粉状”“自然现象”和“自然物质”相关的物质名词。这些物质名词无论是“光”“水”还是“空气”,它们都没有具体的形态,富于变化,给人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当它们与不同的汉英满量维度词搭配时,它们的边界和形状等都得到了确认,所以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具有连续性,用来表征具体事物的形状、状态与边界。

(二)“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抽象性

事物的抽象性是指事物没有具体的形态、目不可见、手不可摸,亦不可称量。抽象性也是时间性特质的另一典型特征。在汉语满量维度词“满+N”表量结构中,当“满+N”与许多抽象名词搭配时,该表量结构的空间性会被抽象名词的时间性弱化,而让读者的注意力聚焦到表量结构中具有抽象性的中心名词。例如:

(19)但是他们却有满脑子知识,跟露丝有共同语言,这一想他又蔫了下来。(杰克·伦敦《马丁·伊登》)

(20)道人们满肚子委屈地引我们到“方丈”里,大家各喝一大杯茶。(朱自清《看花》)

(21)白发苍苍,满脸无奈的曼德拉说,与妻子分居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福建日报》,1995)

以上三个例句中,“知识、委屈,无奈”都呈现出一种形态上的不确定性,当与“满脑子”“满肚子”和“满脸”搭配时,它们在人们的脑海中就呈现出了具体的意象,从而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所修饰的名词上,使之生动活泼。

孟丽娜(2012,139)把英语抽象名词分为了表示行动、性质、身份或地位、固有四大类别,在英语满量词“N-ful”表量结构中,我们发现“N-ful”也可以与许多表示行动、性质和固有的抽象名词搭配。例如:

(22)Sandouki breathes out a lungful of frustration.I’m going to die if I have to live here with this wall.(COCA)

(23)He has already invested a pocketful of his patience.(COCA)

(24)Some comes to it with a whole trunkful of knowledge that can be useful.(COCA)

在以上三个英语例句的表量结构中,“lung,pocket,trunk”都是具有长、宽、高维度属性的三维物体,当它们分别与“frustration”“patience”和“knowledge”搭配使用时,人们的焦点就转移到了其所修饰的抽象名词上,其自身的空间性被虚化了,因此整个表量结构的时间性特征就得到了突显。

六、结语

本文从时间性和空间性这一理论出发,立足详尽语料分析,探讨了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时空表征,研究发现:第一,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都能体现出比较鲜明的时空性特质;第二,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空间性特质主要表征为其自身的三维性和二维性,其中某些汉英满量维度词中的N虽具三维属性特征,但在长期历史演变下,在某些语言使用中其三维属性已经弱化,表现为较为明显的二维特征,而汉英满量维度词的二维性也给人呈现出一种静态的特征,此外,我们还发现汉语的空间性要略强于英语;第三,英汉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的时间性特质主要表征为其可以与具有连续性和抽象性的名词搭配。

(本文系宁波大学2017SRIP项目“空间维度与英语表量名词形容词化的关联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1]Biber et al.Longman Grammar of Spoken and Written English[M].Essex:Pearson Education Limited,1999.

[2]Keizer,Evelien.The English Noun Phrase:The Nature of Linguistic Categorization[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6.

[3]Selkirk,E.Some Remarks on Noun Phrase Structure[A].In Culicover,P.,Wasow,T.&A. Akmjian(eds.)Formal Syntax[C].New York:Academic Press,1997.

[4]储泽祥.“满+N”与“全+N”朋[J].中国语文,1996,(5):339-344.

[5]刘利峰,毛智慧.“满+身体名词+中心词”与“a/an+身体名词-ful+中心词”结构的维度属性认知分析[J].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16,(33):155-158.

[6]孟丽娜.英语抽象名词的定义和分类[J].英语广场,2012,(6):139.

[7]毛智慧.英汉表量结构中物量词的隐喻构建机制[J].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8,(1):42-46.

[8]毛智慧,许鸿敏.英汉情感数量表征差异的时空特质.[J].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6,(5):67-72.

[9]邵军航.基于语料库的英语拟容器表量结构研究[J].外语电化教学,2016,(171):21-28.

[10]沈家煊.“有界”与“无界”[J].中国语文,1995,(5):367-380.

[11]王文斌.论英汉表象性差异背后的时空特性——从Humboldt的“内蕴语言形式”观谈起[J].中国外语,2013,(3):29-36.

[12]王文斌.论英语的时间性特质与汉语的空间性特质[J].外语教学与研究(外国语文双月刊),2013,(2):163-173.

[13]王文斌,毛智慧.汉英表量结构中异常搭配的隐喻构建机制[J].外国语文,2009,(3):48-53.

 

(叶威廷 毛智慧 浙江宁波 宁波大学科学技术学院 315212)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9-11 13:03:53
上一篇:从翻译初探汉日英小说中“发现句式”与叙事视角关联性的异同
下一篇:语境类型视域下的英汉违实条件句对比研究
网友评论《汉英满量维度词“满+N”和“N-ful”表量结构的时空性表征》
相关论文